观念法门

观念法门
观念阿弥陀佛相海三昧功德法门 一卷
比丘 善导 集记
依《观经》明“观佛三昧法”一

依《般舟经》明“念佛三昧法”二

依经明“入道场念佛三昧法”三

依经明“道场内忏悔发愿法”四

依《观经》明“观佛三昧法”。出《观经》《观佛三昧海经》

观阿弥陀佛真金色身,圆光彻照,端正无比。

行者等,一切时处,昼夜常作此想;行、住、坐、卧亦作此想。每常住意向西,及彼圣众一切杂宝庄严等相,如对目前,应知。

又,行者若欲坐,先须结跏趺坐:左足安右髀上与外齐,右足安左髀上与外齐。右手安左手掌中,二大指面相合。次端身正坐,合口闭眼,似开不开,似合不合。

即以心眼,先从佛顶上螺髻观之。头皮作金色,发作绀青色;一发一螺,卷在头上。头骨作雪色,内外明彻,脑如玻璃色。

次想脑有十四脉,一一脉有十四道光,从发根孔出外,绕发螺七匝,还从毛端孔中入。

次想前光,从二眉毛根孔中出向外。

次想额广平正相。

次想眉高而长相,由如初月。

次想眉间白毫相,卷在眉间。其毛白,外实内虚,出金色光,从毛端而出,直照自身来。如《观佛三昧经》(卷二意)说“若有人,一须臾顷观白毫相,若见若不见,即除却九十六亿那由他恒河沙微尘数劫生死重罪”,常作此想,太除障灭罪,又得无量功德,诸佛欢喜。

次想二眼广长,黑白分明,光明彻照。

次想鼻修高直,如铸金铤。

次想面部平满,无有唱唊。

次想耳轮垂腄,孔有七毛,光从毛内出,遍照佛身。

次想唇色赤好,光明润泽。

次想齿白齐密,白如珂月,内外映彻。

次想舌薄,广长柔软。舌根下有二道,津液注入咽筒,直入心王。佛心如红莲华,开而不开,合而不合。有八万四千叶,叶叶相重。一一叶有八万四千脉,一 一脉有八万四千光,一一光作百宝莲华。一一华上有一十地菩萨,身皆金色,手持香华,供养心王,异口同音,歌赞心王。行者等作此想时,除灭罪障,得无量功 德,诸佛菩萨欢喜,天神、鬼神欢喜。

又,抽心向上,次想咽项圆相,二肩圆相。

次想两臂 圆相。

次想二手掌平满,千辐轮相;十指纤长,指间网缦相;甲作赤铜色相。

又,抽心向上,次想佛胸前平满相,万德之字朗然。

次想腹平不现相。

次想脐圆孔深相,光明内外常照。

次想阴藏相,平满由如十五日夜月,亦如腹背平处无别。佛言:“若有男子、女人,多贪欲色者,即想如来阴马藏相,欲心即止,罪障除灭,得无量功德,诸佛欢喜,天神、鬼神好心影护,长命安乐,永无病痛。”

次想两髀膝,膝骨圆满。

次想二胫,如鹿王膊。

次想二足跟,如象王鼻。

次想二足趺高,如龟王背。

次想足十指长,指间有网缦,甲作赤铜色。

次想佛结跏趺坐相,左足安右髀上与外齐,右足安左髀上与外齐。

次想二足下平,有千辐轮相,辐辋具足,皆有光明,遍照十方刹。

从顶上下至足千辐轮相以来,名为具足观佛色身庄严功德,是名顺观。

又,次想华座法。次想华台相。次想华叶,叶叶相重,八万四千重;一一叶上,想有百亿宝王庄严;一一宝中,有八万四千光明,上照佛身。次想宝华,茎八面,一一方面百千众宝庄严,放大光明,上下俱照。

次想华茎,下依宝地,地上众宝,皆放八万四千光明;一一光明照佛身,及照十方六道。亦想一切光明,照触行者自身来。作此想时,除灭罪障,得无量功德,诸佛菩萨欢喜,天神、鬼神亦喜,日夜随身影护行者,行住坐卧,常得安稳,长命富乐,永无病痛。

准佛教,得见净土中事,若见但自知,不得向人说;即大有罪,横招恶病短命之报。若顺教门者,临命终时,上品往生阿弥陀佛国。

如是上下依前,十六遍观,然后住心向眉间白毫,极须捉心令正,更不得杂乱;即失定心,三昧难成,应知。

是名观佛三昧观法,一切时中,常回生净土。但依《观经》十三观安心,必得不疑。

又白行者:欲生净土,唯须持戒、念佛、诵《弥陀经》。日别十五遍,二年得一万;日别三十遍,一年一万。日别念一万遍佛,亦须依时礼赞净土庄严事。大须精进,或得三万、六万、十万者,皆是上品上生人。自余功德,尽回往生,应知。

以前明观佛三昧法。

《般舟三昧经.请问品》明七日七夜入道场“念佛三昧法”。出《般舟三昧经》(一卷本意)

“佛告跋陀和:有三昧,名‘十方诸佛悉在前立’。能行是法,汝之所问悉可得也。跋陀和白佛:愿为说之,多所过度,安稳十方,为诸众生,现大明相。佛告跋陀和:有三昧,名‘定意’。学者常当守习持,不得复随余法,功德中最第一。”

次《行品》(一卷本意)云:“佛告跋陀和菩萨:欲疾得是定者,常立大信,如法行之,则可得也。勿有疑想如毛发许。是定意法,名为‘菩萨超众行’:

立一念,信是法。随所闻,念其方。

宜一念,断诸想。立定信,勿狐疑。

精进行,勿懈怠。勿起想,有与无。

勿念进,勿念退。勿念前,勿念后。

勿念左,勿念右。勿念无,勿念有。

勿念远,勿念近。勿念痛,勿念痒。

勿念饥,勿念渴。勿念寒,勿念热。

勿念苦,勿念乐。勿念生,勿念老。

勿念病,勿念死。勿念命,勿念寿。

勿念贫,勿念富。勿念贵,勿念贱。

勿念色,勿念欲。勿念小,勿念大。

勿念长,勿念短。勿念好,勿念丑。

勿念恶,勿念善。勿念瞋,勿念喜。

勿念坐,勿念起。勿念行,勿念止。

勿念经,勿念法。勿念是,勿念非。

勿念舍,勿念取。勿念想,勿念识。

勿念断,勿念著。勿念空,勿念实。

勿念轻,勿念重。勿念难,勿念易。

勿念深,勿念浅。勿念广,勿念狭。

勿念父,勿念母。勿念妻,勿念子。

勿念亲,勿念疏。勿念憎,勿念爱。

勿念得,勿念失。勿念成,勿念败。

勿念清,勿念浊。断诸念,一期念。

意勿乱,常精进。勿岁计,勿日倦。

立一念,勿中忽。除睡眠,精其意。

常独处,勿聚会。避恶人,近善友。

亲明师,视如佛。执其志,常柔弱。

观平等,于一切。避乡里,远亲族。

弃爱欲,履清净。行无为,断诸欲。

舍乱意,习定行。学文慧,必如禅。

除三秽,去六入。绝淫色,离众爱。

勿贪财,多蓄积。食知足,勿贪味。

众生命,慎勿食。衣如法,勿绮饰。

勿调戏,勿憍慢。勿自大,勿贡高。

若说经,当如法。了身本,由如幻。

勿受阴,勿入界。阴如贼,四如蛇。

为无常,为恍忽。无常主,了本无。

因缘会,因缘散。悉了是,知本无。

加慈哀,于一切。施贫穷,济不还。

是为定,菩萨行。至要慧,超众行。

佛告跋陀和:持是行法,便得三昧,现在诸佛悉在前立。

其有比丘、比丘尼、优婆塞、优婆夷,如法修行,持戒完具,独一处止,念西方阿弥陀佛,今现在彼;随所闻当念,去此十万亿佛刹,其国名须摩提。一心念 之,一日一夜,若七日七夜,过七日以后见之。譬如人梦中所见,不知昼夜,亦不知内外,不由在冥中有所蔽碍故不见。跋陀和,四众常作是念时,诸佛境界中,诸 大山、须弥山,其有幽冥之处,悉为开避,无所蔽碍。是四众不持天眼彻视,不持天耳彻听,不持神足到其佛刹,不于此间终生彼间,便于此坐见之。

佛言:四众于此间国土念阿弥陀佛,专念故得见之。即问:‘持何法得生此国?’阿弥陀佛报言:‘欲来生者,当念我名,莫有休息,即得来生。’佛言:专 念故得往生。常念佛身三十二相、八十种好,巨亿光明彻照,端正无比,在菩萨僧中说法。莫坏色。何以故?不坏色故,由念佛色身故,得是三昧。”

以上明念佛三昧法。

欲“入三昧道场”时,一依佛教方法。

先须料理道场,安置尊像,香汤扫洒。若无佛堂,有净房亦得,扫洒如法,取一佛像,西壁安置。

行者等,从月一日至八日,或从八日至十五日,或从十五日至二十三日,或从二十三日至三十日,月别四时佳。

行者等,自量家业轻重,于此时中,入净行道。若一日乃至七日,尽须净衣,鞋袜亦须新净。七日之中,皆须一食长斋。软饼、粗饭,随时酱菜,俭素节量。

于道场中,昼夜束心,相续专心,念阿弥陀佛;心与声相续,唯坐唯立。七日之间,不得睡眠,亦不须依时礼佛、诵经,数珠亦不须捉;但知合掌念佛,念念作见佛想。

佛言:“想念阿弥陀佛真金色身,光明彻照,端正无比,在心眼前。”正念佛时,若立,即立念一万、二万;若坐,即坐念一万、二万。于道场内不得交头窃语。

昼夜或三时、六时,表白诸佛,一切贤圣,天曹、地府,一切业道,发露忏悔一生以来身口意业所造众罪。事依实忏悔竟,还依法念佛。所见境界,不得辄说;善者自知,恶者忏悔。

酒、肉、五辛,誓发愿手不捉、口不吃;若违此语,即愿身口,俱着恶疮。或愿诵《阿弥陀经》满十万遍,日别念佛一万遍;诵经日别十五遍,或诵二十遍、三十遍,任力多少;誓生净土,愿佛摄受。

又,行者等,若病不病,欲命终时,一依上念佛三昧法。正当身心,回面向西,心亦专注,观想阿弥陀佛;心口相应,声声莫绝;决定作往生想,华台圣众来 迎接想。病人若见前境,即向看病人说。既闻说已,即依说录记。又病人若不能语者,看病人必须数数问病人见何境界。若说罪相,旁人即为念佛,助同忏悔,必令 罪灭。若得罪灭,华台圣众应念现前,准前钞记。

又,行者等,眷属六亲若来看病,勿令有食酒、肉、五辛人。若有,必不得向病人边;即失正念,鬼神交乱,病人狂死,堕三恶道。愿行者等,好自谨慎,奉持佛教,同作见佛因缘。

以前是入道场及看病人法用。

依经明《五种增上缘义》一卷

依《无量寿经》一;

依《十六观经》二;

依《四纸阿弥陀经》三;

依《般舟三昧经》四;

依《十往生经》五;

依《净土三昧经》六。

谨依释迦佛教,六部往生经等,显明:称念阿弥陀佛,愿生净土者,现生即得延年转寿,不遭九横之难。一一具如下五缘义中说。

问曰:佛劝一切众生发菩提心,愿生西方阿弥陀佛国;又劝造阿弥陀像,称扬礼拜,香华供养,日夜观想不绝;又劝专念弥陀佛名,一万、二万、三万、五 万,乃至十万者;或劝诵《弥陀经》,十五、二十、三十、五十,乃至一百,满十万遍者:现生得何功德?百年舍报以后,有何利益?得生净土以否?

答曰:现生及舍报,决定有大功德利益。准依佛教,显明“五种增上利益因缘”:

一者“灭罪”增上缘;

二者“护念得长命”增上缘;

三者“见佛”增上缘;

四者“摄生”增上缘;

五者“证生”增上缘。

1言“灭罪增上缘”者:

即如《观经》下品上生人,一生具造十恶重罪。其人得病欲死,遇善知识,教称弥陀佛一声,即除灭五十亿劫生死重罪:即是现生灭罪增上缘。

又如下品中生人,一生具造佛法中罪,破斋破戒,食用佛法僧物,不生惭愧。其人得病欲死,地狱众火一时俱至,遇善知识,为说弥陀佛身相功德、国土庄严。罪人闻已,即除八十亿劫生死之罪,地狱即灭:亦是现生灭罪增上缘。

又如下品下生人,一生具造五逆极重之罪,经历地狱,受苦无穷。罪人得病欲死,遇善知识,教称弥陀佛名十声,于声声中,除灭八十亿劫生死重罪:此亦是现生灭罪增上缘。

又,若有人,依《观经》等画造净土庄严变,日夜观想宝地者,现生念念除灭八十亿劫生死之罪。

又,依经画变,观想宝树、宝池、宝楼庄严者,现生除灭无量亿阿僧祇劫生死之罪。

又,依华座庄严观,日夜观想者,现生念念除灭五十亿劫生死之罪。

又,依经观想像观、真身观,观音、势至等观,现生于念念中,除灭无量亿劫生死之罪。

如上所引,并是现生灭罪增上缘。

2又,言“护念增上缘”者:

即如第十二观中说云“若有人一切时处,日夜至心,观想弥陀净土、二报庄严,若见、不见;无量寿佛化作无数化佛,观音、大势至亦作无数化身,常来至此行人之所”:亦是现生护念增上缘。

又如《观经》下文(意)“若有人至心常念阿弥陀佛及二菩萨,观音、势至常与行人作胜友知识,随逐影护”:此亦是现生护念增上缘。

又如第九真身观说云“弥陀佛金色身,毫相光明遍照十方众生,身毛孔光亦遍照众生,圆光亦遍照众生,八万四千相好等光亦遍照众生。又如前身相等光,一一遍照十方世界。但有专念阿弥陀佛众生,彼佛心光常照是人,摄护不舍;总不论照摄余杂业行者”:此亦是现生护念增上缘。

又如《十往生经》(意)说“佛告山海慧菩萨及以阿难:若有人,专念西方阿弥陀佛,愿往生者,我从今以去,常使二十五菩萨影护行者,不令恶鬼、恶神恼乱行者,日夜常得安稳”:此亦是现生护念增上缘。

又如《弥陀经》(意)说“若有男子、女人,七日七夜,及尽一生,一心专念阿弥陀佛,愿往生者,此人常得六方恒河沙等佛共来护念,故名《护念经》”。《护念经》意者,亦不令诸恶鬼神得便,亦无横病、横死、横有厄难,一切灾障自然消散;除不至心:此亦是现生护念增上缘。

又如《般舟三昧经.行品》(一卷本意)中说云“佛告跋陀和:‘若有人,七日七夜在道场内,舍诸缘事,除去睡卧,一心专念阿弥陀佛真金色身,或一日、 三日、七日,或二七日,五、六、七七日,或至百日,或尽一生,至心观佛,及口称、心念者,佛即摄受。既蒙摄受,定知罪灭,得生净土。’佛言:‘若人专行此 念弥陀佛三昧者,常得一切诸天,及四天大王、龙神八部,随逐影护,爱乐相见,永无诸恶鬼神、灾障厄难,横加恼乱。’”具如《护持品》中说:此亦是现生护念 增上缘。

又,依《灌顶经》第三卷(意)说云“若人受持三归五戒者,佛敕天帝:汝差天神六十一人,日夜年月,随逐守护受戒之人,勿令获诸恶鬼神横相恼害”:此亦是现生护念增上缘。

又如《净度三昧经》说云“佛告瓶沙大王:若有男子、女人,于月月六斋日及八王日,向天曹、地府,一切业道,数数首过,受持斋戒者,佛敕六欲天王,各差二十五善神,常来随逐守护持戒之人;亦不令有诸恶鬼神横来恼害,亦无横病、死亡、灾障,常得安稳”:此亦是现生护念增上缘。

又白诸行者:但欲今生日夜相续,专念弥陀佛,专诵《弥陀经》,称扬礼赞净土圣众庄严愿生者,日别诵经十五遍,二十、三十遍以上者,或诵四十、五十、 百遍以上者,愿满十万遍;又,称扬礼赞弥陀净土、依正二报庄严;又,除入三昧道场,日别念弥陀佛一万,毕命相续者,即蒙弥陀加念,得除罪障,又蒙佛与圣 众,常来护念;既蒙护念,即得延年转寿,长命安乐。因缘一一具如《譬喻经》《惟无三昧经》《净度三昧经》等说,此亦是现生护念增上缘。

3又,言“见佛三昧增上缘”者:

即如《观经》(意)说云:“摩竭提国王夫人,名韦提希,每在宫内,愿常见佛,遥向耆阇崛山,悲泣敬礼。佛遥知念,即于耆山没,王宫出现。夫人已举 头,即见世尊,身紫金色,坐宝莲华;目连、阿难立侍左右,释、梵临空,散华供养。夫人见佛,举身投地,号泣向佛,求哀忏悔:唯愿如来,教我观于清净业 处。”

又如此经证,非直夫人心至见佛,亦与未来凡夫起教;但使有心愿见者,一依夫人,至心忆佛,定见无疑:此即是弥陀佛三念愿力外加,故得令见佛。

言“三力”者,即如《般舟三昧经》说云:一者以大誓愿力加念,故得见佛;二者以三昧定力加念,故得见佛;三者以本功德力加念,故得见佛。以下见佛缘中,例同此义,故名见佛三昧增上缘。

问曰:夫人福力强胜,蒙佛加念,故见佛;末法众生罪愆深重,何由得与夫人同例?又,此义者甚深广大,一一具引佛经以为明证。

答曰:佛是三达圣人,六通无障,观机备教,不择浅深;但使归诚,何疑不见?

即如《观经》下说云(意):“佛赞韦提,快问此事!阿难受持,广为多众宣说佛语。如来今者,教韦提希及未来世一切众生,观于西方极乐世界。以佛愿力故,见彼国土,如执明镜自见面像。”又以此经证,亦是弥陀佛三力外加,故得见佛,故名见佛净土三昧增上缘。

又如下《经》(《观经》意)云:“佛告韦提:‘汝是凡夫,心想又劣,不能远见。致使诸佛如来有异方便,令汝等见。’夫人白佛言:‘我今因佛力故,见 彼国土。若佛灭后,诸众生等浊恶不善,五苦所逼,云何得见极乐世界?’佛即告言:‘韦提,汝及众生,专心计念,想于西方,琉璃地下一切宝幢、地上众宝、室 内庄严等。’”专心注意,亦同上夫人得见。即云:“一一观之,极令了了,闭目开目,皆令得见。如此想者,名粗见。”此谓觉想中见,故云粗见。若得定心三昧 及口称三昧者,心眼即开,见彼净土一切庄严,说无穷尽也。又以此经证,一切凡夫,但使倾心,定有见义,应知。设有见闻者,不须惊怪也。何以故?乃由弥陀佛 三昧力外加故得见,故名见佛净土三昧增上缘。

又如下华座观中说云:“佛告阿难、韦提:‘佛当为汝说除苦恼法,汝当广为大众分别解说。’说是语时,无量寿佛、观音、势至应声来现,住立空中。韦提 见即礼,礼已白释迦佛言:‘我今因佛力故,得见无量寿佛及二菩萨;若佛灭后,诸众生等,云何观见阿弥陀佛及二菩萨?’佛即告言:‘汝及众生,欲观彼佛者, 当起想念,七宝地上作莲华想。华想成已,次当想佛。想佛时,是心即想作三十二相,从顶上下至跏趺坐以来,一一身分亦皆想之。随心想时,佛身即现。’”此是 弥陀三力外加,即得见佛,亦名见佛三昧增上缘。

又如下《经》云(《观经》意)“想彼佛者,先当想像。见一金像,坐彼华上。既想见已,心眼即开,了了分明,及见彼国一切庄严”,此亦是弥陀三力外加故见佛,故名见佛三昧增上缘。

又如下《经》云(《观经》意)“次想二菩萨及诸光明,了了而见。见此事时,行者即于三昧定中,当闻水流、光明、庄严等说法之声。出定、入定,行者常闻妙法”,此亦是弥陀佛三力外加故见佛,故名见佛三昧增上缘。

又如下真身观中说云:“佛告阿难:像观成已,次更观无量寿佛,身真金色,眉间毫相,圆光化佛,及相好等光。但当忆想,令心眼见。见已即见十方一切诸佛,故名念佛三昧。”以此文证,亦是弥陀佛三力外加故见佛,故名见佛三昧增上缘。

又如下《经》云(《观经》意):“佛言:是故智者,一心谛观无量寿佛,从一相好入。但观眉间白毫,极令明了者,八万四千相好自然见之。见已即见十方一切诸佛,于诸佛前次第授记。”又以此经证,亦是弥陀佛三力外加故,得令凡夫专心想者,定得见佛,亦名见佛三昧增上缘。

又如观音、势至、普、杂等观,及下九品人:“一生起行,乃至七日、一日、十声、一声等,命欲终时,愿见佛者;若现生乃遇善知识,行人自能心口称念弥 陀佛:佛即与圣众、华台来现,行人见佛,亦见圣众、华台等。”(《观经》意)又以此经证,亦是弥陀佛三力外加,故得见佛,故名见佛三昧增上缘。

又如下《经》云(《观经》意):“佛告阿难:此经名《观极乐国土无量寿佛及观世音大势至菩萨经》。汝当受持,无令忘失。行此三昧者,现身得见无量寿 佛及二菩萨。”又以此经证,亦是弥陀佛三力外加,致使凡夫念者,乘自三心力,故得见佛。至诚心、信心、愿心为内因,又藉弥陀三种愿力以为外缘。外内因缘和 合故,即得见佛,故名见佛三昧增上缘。

又如《般舟三昧经》(一卷本意)云:“佛告跋陀和菩萨:有三昧,名‘十方诸佛悉在前立’。若欲疾得是三昧者,常当守习持,不得有疑想如毛发许。若比 丘、比丘尼、优婆塞、优婆夷,欲行学是三昧者,七日七夜除去睡眠,舍诸乱想,独一处止,念西方阿弥陀佛身真金色、三十二相、光明彻照、端正无比。一心观 想,心念口称,念念不绝者,佛言:七日以后见之。譬如有人,夜观星宿,一星即是一佛。若有四众,作是观者,见一切星,即见一切佛。”又以此经证,亦是弥陀 佛三力外加故见佛。

言“三昧”者,即是念佛行人心口称念,更无杂想,念念住心,声声相续;心眼即开,得见彼佛了然而现,即名为定,亦名三昧。正见佛时,亦见圣众及诸庄严,故名见佛净土三昧增上缘。

又如《月灯三昧经》(卷一)云“念佛相好及德行,能使诸根不乱动,心无迷惑与法合,得闻得智如大海。智者住于是三昧,摄念行于经行所,能见千亿诸如来,亦遇无量恒沙佛”,又以此经证,亦是见佛三昧增上缘。

又如《文殊般若经》(卷下意)云:“文殊白佛言:‘云何名一行三昧?’佛言:‘若男子、女人,在空闲处,舍诸乱意,随佛方所,端身正向,不取相貌, 专称佛名,念无休息;即于念中,能见过、现、未来三世诸佛。’”又以此经证,即是诸佛同体大悲,念力加备令见,此亦是凡夫见佛三昧增上缘。

4又,言“摄生增上缘”者:

即如《无量寿经》(卷上意)四十八愿中说:“佛言:若我成佛,十方众生,愿生我国,称我名字,下至十声,乘我愿力,若不生者,不取正觉。”此即是愿往生行人命欲终时愿力摄得往生,故名摄生增上缘。

又,此《经》(《大经》意)上卷云“若有众生,得生西方无量寿佛国者,皆乘弥陀佛大愿等业力为增上缘”,即为证也,亦是摄生增上缘。

又,此《经》(《大经》意)下卷初云“佛说一切众生根性不同,有上中下,随其根性,佛皆劝专念无量寿佛名;其人命欲终时,佛与圣众自来迎接,尽得往生”:此亦是摄生增上缘。

又如《观经》第十一观及下九品,皆是佛自说“修定散二行人,命终时一一尽是弥陀世尊自与圣众华台授手,迎接往生”:此亦是摄生增上缘。

又如《四纸弥陀经》中说(意)“佛言:若有男子、女人,或一日、七日,一心专念弥陀佛名,其人命欲终时,阿弥陀佛与诸圣众自来迎接,即得往生西方极乐世界。释迦佛言:我见是利,故说此言”,即为证也:此亦是摄生增上缘。

又如四十八愿中说云(《大 经》卷上意)“设我得佛,十方众生,发菩提心,修诸功德,至心发愿,欲生我国;临命终时,我不与大众现其前者,不取正觉”:此亦是摄生增上缘。

又如下愿云(《大 经》卷上意)“设我得佛,十方众生,闻我名号,计念我国,至心回向,愿生我国,不果遂者,不取正觉”:此亦是摄生增上缘。

又如下愿云(《大 经》卷上意)“设我得佛,十方世界,其有女人,闻我名字,欢喜信乐,发菩提心,厌恶女身;命终之后复为女身者,不取正觉”,义曰:乃由弥陀本愿力故,女人 称佛名号,正命终时,即转女身得成男子;弥陀接手,菩萨扶身,坐宝华上,随佛往生,入佛大会,证悟无生。又,一切女人,若不因弥陀名愿力者,千劫、万劫、 恒河沙等劫,终不可转得女身,应知。今或有道俗云“女人不得生净土”者,此是妄说,不可信也。又以此经证,亦是摄生增上缘。

5又,言“证生增上缘”者:

问曰:今既言弥陀四十八愿摄一切众生得生净土者,未知摄何等众生得生?又是何人保证得生也?

答曰:即如《观经》说云:“佛告韦提:汝今知否?阿弥陀佛去此不远。汝当系念,谛观彼国,净业成者,亦令未来世一切凡夫得生西方极乐国土。”今以此经证,但是佛灭后凡夫,乘佛愿力,定得往生:即是证生增上缘。

又问曰:释迦说教,示悟众生;何故一种佛法,即有信、不信,共相讥毁者,有何所以?

答曰:凡夫机性,有其二种:一者善性人,二者恶性人。

其善性人:一闻即舍恶行善善人,二者舍邪行正善人,三者舍虚行实善人,四者舍非行是善人,五者舍伪行真善人。此五种人,若能归佛,即能自利利他,在家行孝,在外亦利他人,在望行信,在朝名君子,事君能尽忠节:故名自性善人也。

言恶性人者:一即谤真行伪恶人,二者谤正行邪恶人,三者谤是行非恶人,四者谤实行虚恶人,五者谤善行恶恶人。又,此五种人,若欲愿归佛,不能自利, 亦不利他人;又,在家不孝,在望无信,在朝名小儿,事君则常怀谄佞,谓之不忠;又,此人等,于他贤德善人身上,唯能败是成非,但见他恶:故名自性恶人也。 又,上至诸佛、贤圣,人天六道一切良善,此等恶人所讥耻辱也。诸有智者,应知。今一一具引善恶二性人,道理显然。答上问竟。

又,下《经》(《观经》意)云:“佛告韦提:汝及众生,专心系念一处,想于西方地下金幢、地上众宝庄严。”下至十三观以来,总答上韦提二请,以为明证,欲使善恶凡夫回心起行,尽得往生:此亦是证生增上缘。

又如下《经》(《观经》意)云“众宝国土,有五百亿宝楼;其楼阁中,有无量天人,作天伎乐;此众音中,皆说念佛、法、僧。此想成已,命欲终时,定生彼国”,又以此经证,亦是证生增上缘。

又如下《经》(《观经》意)云:“佛告阿难:如此妙华,是本法藏比丘愿力所成。若欲念彼佛者,当先作此华座想,一一观之,皆令分明。此想成者,必定当生极乐世界。”又以此经证,亦是证生增上缘。

又如《无量寿经》(卷下意)云:“佛告阿难:其有众生,生彼国者,皆悉住于正定之聚。十方诸佛,皆共赞叹彼佛。若有众生,闻其名号,信心欢喜,乃至一念,愿生彼国,即得往生,住不退转。”又以此经证,亦是证生增上缘。

又如《观经》九品云“一一品中所告众生者,皆是若佛在世、若佛灭后,五浊凡夫遇善知识,劝令生信,持戒、念佛、诵经、礼赞,决定往生;以佛愿力,尽得往生”:此亦是证生增上缘。

又如《弥陀经》(意)云:“六方各有恒河沙等诸佛,皆舒舌遍覆三千世界,说诚实言:若佛在世,若佛灭后,一切造罪凡夫,但回心念阿弥陀佛,愿生净 土,上尽百年,下至七日、一日,十声、三声、一声等,命欲终时,佛与圣众自来迎接,即得往生。”如上六方等佛舒舌,定为凡夫作证,罪灭得生;若不依此证得 生者,六方诸佛舒舌,一出口以后,终不还入口,自然坏烂:此亦是证生增上缘。

又敬白一切往生人等:若闻此语,即应声悲雨泪,连劫累劫,粉身碎骨,报谢佛恩。由来称本心,岂敢更有毛发惮之心?

又,白诸行人等:一切罪恶凡夫尚蒙罪灭,证摄得生,何况圣人愿生,而不得去也?上来总答前问“摄何等众生得生净土”。

五种增上缘义竟。

问曰:释迦出现,为度五浊凡夫,即以慈悲,开示十恶之因,报果三涂之苦;又以平等智慧,悟入人天回生弥陀佛国。诸经顿教,文义历然。今乃有人公然不信,共相诽毁者,未知此人现生及死后得何罪报?具引佛经,与其作证,令生改悔,信佛大乘,回生净土,即为利益也。

答曰:依佛经答者,又此恶人,如上五恶性分中已说竟,今直引佛经以为明证。

即如《十往生经》(意)云:“佛告山海慧菩萨:汝今为度一切众生,应当受持是经。佛又告山海慧:是经名为《观阿弥陀佛色身正念解脱三昧经》,亦名《度诸有流生死八难有缘众生经》,如是受持。

众生未有念佛三昧缘者,是经能与作开大三昧门;是经能与众生闭地狱门;是经能与众生除害人恶鬼殄灭,四向悉皆安稳。佛告山海慧:如我所说,其义如是。

山海慧白佛言:未来众生多有诽谤,如是之人,于后云何?

佛言:于后阎浮提,或有比丘、比丘尼,若男,若女,见有读诵是经,或相瞋恚,心怀诽谤,缘是谤正法故,是人现身得诸恶重病,身根不具;或得聋病、盲 病、失阴病、鬼魅、邪狂、风冷、热痔、水肿、失心,如是等诸恶重病,世世在身。如是受苦,坐卧不安;大小便利亦皆不通;求生、求死不得:谤是经故,受苦如 是。

或时死后,堕于地狱,八万劫中受大苦恼,百千万世未曾闻水食之名:谤是经故,得罪如是。或时得出,生在人中,作牛马猪羊,为人所杀,受大苦恼:为谤 是经故。后得人身,常生下贱,百千万世不得自在,百千万世不见三宝名字:为谤是经故,受苦如是。是故无智人中,莫说是经;正观,正念,如是之人,然后与 说。彼此不敬是经,堕于地狱;彼此敬重,得正解脱,往生阿弥陀佛国。”

今又以此经证,故知毁、敬之者,佛记损、益不虚,应知。具答前问竟。

又问:若佛灭后,一切善恶凡夫发菩提心,愿生弥陀佛国者,日夜系心,毕此一生称、观、礼、赞,香华供养阿弥陀佛及观音、圣众、净土庄严;念念观想,三昧或成、未成者,现生得何功德?具引佛经以为明证,欲令修学行人欢喜爱乐,信受奉行。

答曰:快问斯义!即是闭绝六道生死之因行,永开常乐净土之要门也;非直弥陀称愿,亦乃诸佛普皆同庆。

今依经具答者,即如《般舟三昧经》(一卷本意)说:“佛告跋陀和菩萨:‘于是念佛三昧中,有四事供养——饮食、衣服、卧具、汤药,助其欢喜。过去诸 佛,持是念阿弥陀佛三昧,四事助欢喜,皆得成佛。现在十方诸佛,亦持是念佛三昧,四事助欢喜,皆得作佛。未来诸佛,亦持是念佛三昧,四事助欢喜,皆得作 佛。’

佛告跋陀和:‘是念阿弥陀佛三昧,四事助欢喜,我于是三昧中,说其少喻,比较念佛功德。譬如人寿百岁,亦生即能行走至老,过于疾风。有人能计其道里 以否?’跋陀和言:‘无能计者。’佛言:‘我故语汝及诸菩萨等:若善男子、女人,取是人行处,著满中珍宝,以用布施;所得功德,不如有人闻是念阿弥陀佛三 昧,四事供养助欢喜,功德过上布施者,千万亿倍亦非比较。’

佛言:‘乃往久远,不可计阿僧祇劫,有佛号曰私诃提,国名跋陀和。有转轮王,名曰斯笒,往至佛所。佛知王意,即为说是念佛三昧,四事助欢喜。王闻欢 喜,即持种种珍宝以散佛上。王自愿言:持是功德,令十方人天皆得安稳。佛言:其王终后,还自生其家作太子也,名梵摩达。时有比丘,名曰珍宝,常为四部弟子 说是念佛三昧。时王闻之,四事助欢喜,即以宝物散比丘上,又持衣服以供养之。王与千人,于比丘所出家,求学是念佛三昧;常与千人,共承事其师,经八千岁, 日夜无懈。唯得一度闻是念佛三昧,即入高明智。却后更见六万八千诸佛;于一一佛所,皆闻是念佛三昧,得成佛果。’

佛言:‘若人百里、千里、四千里,欲闻是念佛三昧,必往求之,何况近而不求学者?’”

又白诸往生人等,上来所引佛教以为明证者,一一具如《四事供养功德品》中说。

问曰:准依佛教,精勤苦行,日夜六时礼念、行道、观想、转诵,斋戒一心,厌患生死,畏三涂苦,毕此一形,誓生净土弥陀佛国者,又恐残殃不尽,现与十恶相应,觉有斯障者,云何除灭?具引佛经示其方法。

答曰:依佛经答者,即如《观佛三昧海经》(卷二意)说:“佛为父王及诸大众说:过去有佛,名曰空王。像法住世时,有四比丘,破戒犯重。时空王佛,于 夜空中,出声告四比丘言:‘汝之所犯,名不可救,欲灭罪者,可入我塔中,观我形像,至心忏悔,可灭此罪。’时四比丘,万事俱舍,一心奉教,入塔于佛像前, 自扑忏悔,如大山崩,婉转于地,号哭向佛,日夜相续,至死为期。舍命已后,得生空王佛国。”今以此经证,行者等欲忏悔时,亦依此教法门。

“佛言:‘若我灭后,佛诸弟子舍离诸恶,乐少语法,日夜六时,能于一时分为少时;少分之中,于须臾间念佛白毫者,若不见,如是等人,除却九十六亿那 由他恒河沙微尘劫生死之罪。若复有人,闻是白毫,心不惊疑,欢喜信受,此人亦除八十亿劫生死之罪。若诸比丘、比丘尼,若男、女人,犯四根本、十恶等罪,五 逆罪及谤大乘,如是诸人,若能忏悔,日夜六时,身心不息,五体投地,如大山崩,号泣雨泪,合掌向佛,念佛眉间白毫相光,一日至七日,前四种罪,可得轻微。 观白毫暗不见者,应入塔中,观眉间白毫,一日至三日,合掌啼泣。又,暂闻亦除三劫之罪。’

佛告父王及敕阿难:‘吾今为汝,悉现身相光明,若有不善心者,若毁佛禁戒者,见佛各不同。’时五百释子,见佛色身犹如灰人;比丘千人,见佛犹如赤 土;十六居士、二十四女人,见佛纯黑;诸比丘尼,见佛如银色。时诸四众白佛:我今者不见佛妙色。自拔头发,举身投地,啼泣雨泪,自扑婉转。

佛言:‘善男子,如来出现,正为除灭汝等罪咎。汝今可称过去七佛,为佛作礼,说汝先世邪见之罪。汝当向诸大德僧众,发露悔过。随顺佛语,于佛法众 中,五体投地,如大山崩,向佛忏悔。既忏悔已,心眼得开,见佛色身,心大欢喜。’佛告诸比丘:‘汝等先世无量劫时,邪见疑师,无戒虚受信施。以此因缘故, 堕饿鬼、地狱,八万岁受苦。今虽得出,于无量世不见诸佛,但闻佛名。今见佛身,如赤土色,正长五尺。’佛说语已,千比丘等向佛忏悔,五体投地,如大山崩, 悲号雨泪;犹如风吹,重云四散,显发金颜。既见佛已,比丘欢喜,发菩提心。佛告父王:‘此千比丘,殷勤求法,心无懈息,佛与授记,同号南无光照如来。’”

以前忏悔法,出《观佛三昧海经》第二、第三卷。

《佛说观佛三昧海经.密行品》第十二卷第十:“佛告阿难:‘未来众生,其有得是念佛三昧者、观佛诸相好者、得诸佛现前三昧者,当教是人密身口意,莫 起邪命,莫生贡高。若起邪命及贡高法,当知此人,是增上慢,破灭佛法,多使众生起不善心,乱和合僧,显异惑众,是恶魔伴。如是恶人,虽复念佛,失甘露味。 此人生处,以贡高故,身恒卑小,生下贱家,贫穷诸衰,无量恶业以为严饰。如此种种众多恶事,当自防护,令永不生。若起如是邪命业者,此邪命业犹如狂象,坏 莲华池,此邪命业亦复如是,坏败善根。’佛告阿难:‘有念佛者,当自防护,勿令放逸。念佛三昧人,若不防护,生贡高者,邪命恶风,吹憍慢火,烧灭善法。善 法者,所谓一切无量禅定。诸念佛法,从心想生,是名功德藏。’佛告阿难,‘此经名《系想不动》,如是受持;亦名《观佛白毫相》,如是受持;亦名《逆顺观如 来身分》;亦名《一一毛孔分别如来身分》;亦名《观三十二相八十随形好诸智慧光明》;亦名《观佛三昧海》;亦名《念佛三昧门》;亦名《诸佛妙华庄严色身 经》。汝好受持,慎勿忘失。’”

又如《大集经.济龙品》(卷四四意)说“时娑伽罗龙王请佛入宫设供,佛受龙请。佛与圣众食讫,时大龙王又请说法。时龙王太子,名曰华面,自起佛前,四肢布施,悲声忏悔:过去作何罪业,受此龙身!”又以此经证,亦是忏悔至诚方法,应知。

一切经内,皆有此文,不可广录,今略钞三部经,以示后学。除不至心,作者皆知,佛不虚言。

又如《木槵经》(意)说:“时有难陀国王,名波琉璃,遣使来到佛所,顶礼佛足,白佛言:‘世尊,我国边小,频岁寇贼,五谷踊贵,疫疾流行,人民困 苦,我恒不得安卧。如来法藏,多悉深广;我有忧务,不得修行。唯愿世尊,特垂慈愍,赐我要法,使我日夜易得修行,未来世中远离众苦。’佛告使言:‘语卿大 王,若欲灭烦恼障、报障者,当贯木槵子一百八,以常自随,若行,若坐,若卧,恒当至心,无分散意,口称佛陀、达磨、僧伽名,乃过一木槵子。如是若十,若二 十,若百,若千,乃至百千万,若能满二十万遍,身心不乱,无诸谄曲者,舍命得生第三炎摩天,衣食自然,常受安乐,得除断百八结业,背生死流,趣涅槃道,获 无上果。’使还启王。王大欢喜,头面礼佛,遥白世尊:‘顶受尊教,我当奉行。’即敕吏民,营办木槵子,以为千具,六亲国戚,皆与一具。王常诵念,虽亲军 旅,亦不废舍。又作是念:‘世尊大慈,普应一切,若我此善得免长沦苦海,如来当现,为我说法。’王以愿乐逼心,三日不食。佛即现身,与诸圣众,来入宫内, 为王说法。”又以此证,直是王心真实,念念障除;佛知罪灭,应念而现,应知。

念佛领红包说明
290 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