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、物质的泛滥

一、物质的泛滥

西方16世纪以来的科技革命,使宗教信仰普遍淡化,宗教失去了几千年来独宰人心的力量,科学代之而起,成为左右一切的新权威。人类认识的主攻方向,转为通过以观察、分析、比较、归纳、实验等精密科学方法,从物质方面穷研宇宙,力图征服自然,以增加物质财富。

正因如此,人类的社会活动无不是以物质利益为目的,人与人、民族与民族、国家与国家为了争夺有限的资源,彼此不容,争斗不止,世界充满血腥气息。

当然,我们不得不承认,几百年来,在科学技术武装之下的人类可谓节节获胜,战果辉煌:生产力得到飞速发展,生活水平得到显著改善,人类似乎已经摆脱了自然的威逼。人们一改历来对自然力量的敬畏姿态,而成了自然的主人、改造自然的能者。于是,人们开始惊叹战胜自然的伟大壮举,到处都是对物质文明的赞美之声。

有识之士呼吁保护环境,提醒人们:“地球只有一个!”但人们陶醉在喜悦的气氛当中,不喜欢这些危机意识。

终于,在短短的几十年之后,人类赖以生存的自然资源惨遭破坏,大气、水源污染严重,大片绿洲变成沙漠,大量物种濒临灭绝。

在这个一切被经济利益所驱动的时代,速成和高效成为时尚,人为的因素渗透到一切领域,为我们的生存带来了隐患。化肥、农药、色素、防腐剂、生长激素、工业废料越来越多地注入我们的食物中,毒化着我们的身体。

对医疗手段的过分依赖,又使我们逐步丧失了先天的机体调节能力。20世纪80年代,医学界曾乐观地宣布:人类将在21世纪之前彻底消灭传染病。然而,事态的发展完全出乎人们的预料,据医学资料统计,迄今为止,细菌、病毒对各类抗生素均有产生抗体的纪录,而且它们的基因变异速度日益加快——这意味着将来的某一天,炎症有可能无药可治。

更令人担忧的是,古老的瘟疫,如霍乱、白喉、鼠疫、登革热等死灰复燃,新的瘟神,如艾滋病、莱姆病、军团病、汉塔病、拉沙热、怖露厉等,在世界各地像狂风暴雨般向人类袭来。

1981年6月5日,8名同性恋者死于一种可传染的皮肤癌。美国官方公布这种怪病的正式名称:获得性免疫缺陷综合症,简称艾滋病。艾滋病犹如一场新的瘟疫在全球蔓延,到2005年,感染总数已达4030万人,其中2500万人丧生,每天有8000人死于艾滋病。据研究报告称,未来25年内,将有1.2亿人死于艾滋病。

疟疾是地球上发生最频繁的传染病,全球每年有5亿宗病例,导致超过100万人死亡。世界卫生组织指出,疟疾平均每30秒钟杀死一个5岁以下的儿童。

登革热是仅次于疟疾的第二大传染病,200年来已造成数百万人死亡。时至今日,全球每年约有5000万宗登革热个案,其中2.4万人发病致死,20亿人受到感染登革热的威胁。

近年来,各种新命名的传染病层出不穷:疯牛病、禽流感、非典……

念佛领红包说明
160 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