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. 一句弥陀度毒海

4. 一句弥陀度毒海

这是一个凭借佛力与毅力,戒毒成功的实例。一句佛号,不但帮助他远离毒瘾的纠缠,也从此改变了他的人生。

今年二十八岁的智辉居士,和两年半前比较起来,已经是判若两人。两年多前认识他的人,再见时都异常惊讶:“怎么会这样?”他们简直不能相信,一句佛号的光明,可以将一个沉沦在毒海里、满脸暴戾的人,变成眼前这样一个温文谦和、知所上进的青年。

误入歧途

当兵退伍以后,智辉随即离开中部山上的家,到了南部,并认识了一些黑道上的朋友,南北奔波地混日子。从此,他便极少和家里联系。父母对于出去了就好像丢掉了的儿子一点办法也没有,甚至从来就不知道这个儿子到底在哪里。

虽然在黑道上,起初智辉并没有想到要沾上毒瘾。但是受到“弟兄们”耳濡目染久了,有一次赌博赌输,和朋友起冲突,整个人心情沮丧的时候,他开始吸食四号海洛因。那时候只想用吸毒把一切痛苦忘掉。两三次之后,就上瘾了,被毒瘾的魔掌所控制,必须按时满足它的需求,否则它会令你浑身不自在,坐立难安,频频打呵欠,脾气也变得非常暴躁。长期吸食,每日的需求量又日益加重,人变得颓废萎靡,金钱也永远不敷使用,只有从开设赌场中寻找财源。一旦掉入毒窟,要想摆脱并非易事,只有日复一日继续沉迷下去,暗无天日的日子似乎永无尽头。

教念佛号

一日,智辉回到中部山上的老家,在朋友的地方毒瘾发作。那时候毒品已经用完了,而他瞋恨的情绪不停在心里翻搅,想到以前曾经有过节的人,越想越气愤难消,于是制造了几粒汽油弹,骑着机车,呼啸着要去找人算帐。中途路过一间佛寺,大概是累了,智辉把机车停下来,坐在佛寺前院的大石头上休息了一会儿。看着宁静祥和的佛寺,他感觉身心清凉了许多,报复的念头不再那么强烈了,“为什么一定要去报复人家呢?”他想将这个瞋恨心渐渐平息下去。

此时,寺内走出一位尼师,问他:“你脸色为什么这么苍白?是身体不舒服吗?”面对出家师父的关怀,他很自然而无保留地诉说自己的困难:“我毒瘾发作,没有药了,很痛苦,想去报复别人。”那位师父告诉他:“你回去就念阿弥陀佛。虽然戒毒很痛苦,佛菩萨会加被你的,再怎么苦你还是要忍着,不停地念,一直到成功为止。”念佛?真的管用吗?智辉满腹的疑惑。但是他又想,如果继续吸毒,结果还是一样的,不如试试看吧!

与魔奋战

他回到家里,把自己关在房间里,开始念佛。毒瘾当然不会那么轻易放过他的。没有按时供药的结果,是全身发冷、发抖,连出房间也要裹着棉被。白天昏昏沉沉,夜晚睡了又醒,醒了又睡,日夜都在煎熬之中,苦痛难当。有时候甚至难受得在地上打滚。看到这种情形,家人才知道他吸毒成瘾的事,不忍心看他这么痛苦,却又不知如何是好。而智辉因为心情极度恶劣,动不动就对父母大吼大叫,或以乱摔东西来发泄怨怒。他形容那时候的样子,“简直像被冤亲债主缠身一样”。

除了身体的苦痛难耐,脑海里的种种妄想也不断浮现。他常有要再去找毒品来吸的冲动,身心不停地在戒毒与继续吸毒之间交战。但是无论如何他还是忍下来了,内心有一股力量支撑着他,他咬紧牙关,不停地念佛,始终都没有放弃。

重见天日

一个月后,毒魔终于乏力投降,智辉的身心逐渐安定下来。沉沦毒海的他,依乘这一句佛号的慈航,经历险难,终究安全地靠了岸。“真的有效!”他欣喜自己在狂风暴雨的摧残后,又见到了生命中的阳光。

戒毒后,智辉对佛法的信心更坚定了。两年半前的元旦,他到寺庙地藏院参加法会,正式皈依三宝,真心诚意地去恶从善,精进修学。他说:“师父,圣开上人所说的动中修,就是在越动越闹的地方,越要去修,一切时一切地都要保持觉照,自己起烦恼时就要调伏,因为修行是要在生活中一点一滴去努力的。”因念佛戒毒成功的因缘,智辉以念佛为自己继续修持的法门,时刻都不离佛号。曾经领会佛号由自性不断流露的法喜,他更感到佛法实不可思议,妙不可言。

回首过去的浪荡生涯,智辉才知道现在的自己是多么幸运。吸毒的日子,终日沉溺于财色名食睡中,时刻只想赌博、享乐,填补内在的空虚。他说:“我真正的人生是从学佛开始的。学佛后才知道人生的路该怎么走,升华自己的内在,去培养慈悲喜舍之心。感觉现在的日子很踏实。”

除了在事业上努力,他也更懂得如何去照顾家人,替别人着想。这种转变,是父母最感欣慰的。

“青少年吸毒,大部分是受环境影响,因此希望父母能够建立佛化家庭,从小引导孩子有正确的人生观,这样一定可以减少社会问题。”这是智辉居士走过一段黑暗之路后深刻的体会。他也呼吁青少年们要远离恶缘,亲近善知识;千万不要因一时好奇或糊涂,落入黑暗的深渊。

(《人乘佛刊》1993年6月号 作者:正宽)

按:

世间之毒,吸食成瘾。

称佛名号,竟能消泯。

三界之毒,举世皆中。

欲出毒海,还需念佛。

念佛领红包说明
39 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