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2. 奇异往生记闻

12. 奇异往生记闻

话说笔者自患高血压症以来,很少捉笔为文,并不是笔者懒惰,实在力不从心,一用脑头就痛,因此,也不知开罪了多少向我索稿的师友。

半月前忽然接到彰化市民生路三十八号杨钦生居士的来信,我与这位杨居士过去既未通过一次信,更没有见过一次面,接信时以为又是哪一位读者,看了《佛门异记》来信说恭维话呢!阅读来信后,方知杨居士令郎往生后有很不可思议的瑞应。承他恭维我说:“多年来勤读大法师著作多种,获益良多……”然后就略为介绍他的令郎杨志明往生的经过,我个人对佛教的灵感瑞应之事,是深信不疑的,很愿意撰文报导,以增人们对学佛的信心,深怕有些人对于此等说法,以为这些都是杜撰神话,查无实据,所以马上去信给杨居士,要他将杨志明生前的照片寄一张来,并将有关亲目所见的证人以及时间地点全部详细写来,好使那些不信者查有实据,来一个“事实胜于雄辩”,不由他不信。

杨志明的家庭状况

八月中秋节前一天,杨居士派他就读台大的女儿杨姮娥小姐,从彰化专程赶来凤山,送来有关她弟弟生前死后的一些资料。我与杨小姐谈了很多话;原来她们全家是佛化家庭,而且都受过高等的教育。她说她爸爸是药剂师专攻化学实验多年,现在经营“一心药局”,并兼任秀水农校老师,民国四十六年皈依智光老法师。她妈妈杨江苑莲女士,是省立彰化女中高中毕业,皈依圆力法师,杨小姐本人是国立台湾大学商学系三年级,也是晨曦佛学社的社友,五十五年皈依证莲老和尚。死者杨志明和幼弟志泰,是四十九年在台中慈光图书馆举行千人戒会时皈依证莲老和尚的。志明今年十九岁,就读省立彰化中学高中二年级,幼弟志泰与志明同校,读高中一年级。

笔者如此不厌其详,查户口似的,把他们一家的家庭状况和教育程度加以述明,证明这家人不是那些瞎三话四的愚夫愚妇。

离奇的死亡

杨小姐告诉我说:“我的弟弟从小就孝顺父母,不苟言笑,自从四十九年六月间皈依三宝以后,每天不断,早晚拜佛念佛,有空就看佛书,虔诚的信仰佛法,不断地劝他的朋友学佛,为人忠厚好学,左右邻居都一致称他是这地方上最守规矩、最肯用功的孝顺孩子,我也以有这样一个好弟弟而自傲。”

“今年新历二月二十四,也就是农历正月十六那一天,白天帮忙父亲在店里卖药记帐,晚饭后仍然和平常一样,侍奉我母亲喝补药酒和药丸,看看店里清闲一点就说:‘爸妈,我要回家读书了。’这是对父母最后的一句话。回家后,还和弟弟谈起学校的趣闻,欢笑如常。看了两小时的书后,才去邀堂弟隆基同去和美镇看姓叶的同学。堂弟要志明到店里牵机车一同骑车去,志明说父亲曾经吩咐夜间不可以骑机车,以防危险。并提议一同搭客运车去。可是堂弟因此不肯去,志明见他不肯去就说:‘那,你要晚一点睡,等我回来给我开门。’于是他就独自离家,手中还拿一本英文课本,脚上穿着拖鞋,就这样一去不回来了。他并没有去北方和美镇会同学,反而跑到南方的埔心乡柳桥下水中淹死了。”

“我们对此有很多不解的地方,他离家时是晚上九点钟,那时并没有班车到柳桥,而他身上只带了十元,交通费不够,可见是走路去的。从彰化到柳桥要跑两三个小时,路上既暗又远,并且那地方他从没有去过。他为什么会跑到那地方去死呢?于情于理都说不通的。确实是水鬼把他迷去的,因为柳桥为不祥之地,每年在此水中丧生者,多达数十人。我爸爸陪同法医去验尸,没有一点外伤,也没有吃什么药品,更不是他杀。除水鬼索命以外,别无理由可通。”

有些人对佛法不了解,以为这样的死亡,信佛有什么好处?全家信佛行善,结果好人得不到好报。不信者以此借口来毁谤佛法,杨小姐也因此事去台中请问李炳南老师和许宽成教授,也问过台北的张廷荣居士,他们答复都说这是宿业,并非今生的好坏。

笔者在这里加以说明的是:佛法讲三世因果,过去生中所造的善恶业因,在未来世业果成熟,都要感果遭报的,就是修行证果的人,也是难逃业报的。例如安世高法师,他修行证果,悟知他宿世有两次命债未还,第一次去广州偿还命债,他自己送上门去要给人杀死。第二次到会稽也准备给人打死,并请第一次杀他的人出来作证,请当地官吏免除对方的重罪。

杨志明的死,世俗所谓命中注定,要在水中应劫而死,所以他可说是命中带有水关。佛法也证明定业不可转,在他本身来说,未尝不可以说这是最后一次受生。

记得晋朝的董青建,他比志明早两岁死,他十七岁临终时对母亲说:“罪尽福至,缘累永绝,希望我母,自割爱念,不必忧心。”我也希望杨志明的父母,应当自割爱念,不必忧心。

死后的瑞相

杨小姐哀痛地说:“志明不幸为水鬼牵引身死,我们全家到处寻找,到第三天才有人发现尸身浮出柳桥水面,我爸爸把他从水里抱出来,容貌如生,安详如甜睡的婴儿,满脸红润,身上的颜色也如活人一样保持肉色,只有手掌和脚掌又白又皱,要知浸在水中两三天,就是活人,全身皮肉也不会如此好看,一点也没有水肿的死亡相。出水后十多小时,身体依然柔软如绵,抱他坐着,替他穿衣,手掌能伸直合掌,死了三天后仍面如婴儿,肤色如活人,手足柔软,这都是生西才有的瑞相啊。当我爸爸抱他入棺时,身驱也还是弯曲自如,当时在场有我爸爸妈妈,志明的弟弟志泰,其他有杨栋木、江重禄、江重混,和一些帮忙入棺的人,他们都是亲自目睹的证人。”

闻檀香味知儿回家

杨小姐又说:“我父母自从弟弟去世后,真是痛不欲生,尤其我妈妈,更是悲哀不已,终日以泪洗面,也许弟弟知道妈妈想念他,所以有时常常闻到异香之味,其香味属于檀香,但没有市上所售之厌味,而是一种幽雅的清香,那种香味,凡是到过我家的人,都能闻到。这种香味,一直到今天,几乎天天都有,我爸爸一闻到香味,就知道弟弟回家了。他回来的时间不一定,有时在早上,有时在中午,也有时在下午。回来的时间长短也不一定,最多一小时,也有十多分钟,甚至只有一两分钟的也有。他来时在场的人,都能闻到这种异香味,如果有几天闻不到香味,我母亲就祷告,祷告后不久,就会闻到异香,一闻到香味,我们就知志明回家了。闻过异香的人,除我们全家人以外,尚有我的堂弟杨隆基、三婶婆陈彩,还有李玉銮、李传、吴荣森等多人,他们都住在彰化市内,有本省人也有外省人,可以奉告地址,以供查询。”

空中诵经声历时三十分

杨姮娥小姐又说:“最不可思议的是弟弟做百日佛事的那一天,我们礼请彰化市慈济寺的尼师来诵经,爸爸指定要请尼师们诵《佛说阿弥陀经》《无量寿经》《观无量寿经》等净土五经,当尼师们正在诵经时,忽然听到空中有男人的诵经声音,念的是《阿弥陀经》。”杨小姐又说:“这我也亲自听到了,声音发自空中,查看经堂中没有一个男众比丘僧,我以为是我的听觉有错,再问爸爸有没有听到空中的诵经声?他也同我一样听到了,其声音的庄严,腔调的铿锵,音韵的美妙,诚如《法华经》中所说:‘梵音海潮音,胜彼世间音。’真是一点也不错呵!”

托梦五婶婆往生西方去

“今年八月二、三日弟弟托梦给五婶婆杨周旦女士,经过是这样的:那一天五婶婆似梦非梦的,忽然看见我弟弟进来叫她五婶婆,五婶婆说:‘你是志明吗!你这几天有没有回家看你父母呢?’志明说:‘有呀!我每天都回家去看他们,有时候隔一天回家一次。’婶婆又问:‘你现在不回家,你要去哪里?’志明答道:‘我有伴在那里等我,我要去西方极乐世界。’五婶婆抬眼看见远远的地方,果然有一位穿黄衣披红袈裟,头戴五佛冠,手持锡杖的圣者,在那里等着,后来志明和那位圣者走到南山寺忽然不见了。”

“五婶婆醒来后还记得清清楚楚,她与志明的问答,以及那位圣者的相好庄严,如在目前。这分明是志明回来托梦,证明他已蒙佛接引往生西方极乐世界了。”

上面这一件奇异往生的事实,很值得向读者介绍,笔者因此乐意为文以飨读者,希望读者对于净土法门,更加坚强信心,当有不可思议的感应,阿弥陀佛。

(《菩提树杂志》第一七九期 煮云法师)

按:

人间至重事,莫过于死亡。

死期及死缘,多数业已定。

虽说死必定,去向各不同。

志明勤念佛,恶死往西方。

善人不念佛,善终轮六道。

前者仗佛力,重恶可成佛。

后者依自力,大善仍流转。

念佛领红包说明
22 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