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6. 广西南宁廖永轩往生记

16. 广西南宁廖永轩往生记

我叫廖业英,家住广西南宁新阳路雅里中坡132号。母亲韦丽珍,于2005年往生西方;父亲廖永轩,也于2007年11月7日往生,享年88岁。

据父亲说,他的爷爷以前是个道公,一次当地发洪水,从河里冲来很多鱼虾,村民就用网来捕捞。一天,不知从什么地方漂来一尊木雕的观音像,人们就把它捞上来,扔到一边,可不一会儿,观音像又莫名其妙地漂过来,这样反反复复地漂来、捞上、扔掉三、四次,最后一次,有人正好把像扔到我祖父脚下,我祖父就把它捡了起来,捧回家,供在一间屋子里,且给屋子起了个名字叫“圣人厅”。这样,由于祖辈相传,父亲从小就懂得拜观音了。后来,父亲娶了母亲,正好母亲也是供观音的,初一、十五都跟她一起吃素斋。

父亲是个搬运工人,为人有点自私,谁都不可以侵犯他的利益,所以他一生几乎没有什么朋友,也没读过什么书,没有任何兴趣、爱好。

2005年母亲往生时,我们几个子女担心父亲心理承受不了,没敢叫他在旁边看,所以也没能看见什么瑞相。但过后,我讲给他听,他还是相信的。

我曾经讲给他听西方极乐世界的殊胜景象,他听完后说:“我也要去!”我说:“母亲现在可是有莲花坐的喔!”他说:“好啊!好啊!我也要坐!”我说:“您到那里之后,想回来看看您的小孙子,可以随便回来,用手摸摸他的小脑瓜,他就变得好乖好乖啦!”他点点头,脸上洋溢满笑容,心里似乎有说不出的高兴。

我送一个念佛机给他,他到哪里都背上它,开的很大声,从不管周围人的眼光。

2007年农历六月初一,父亲走路时不小心跌倒在地,晕了过去,脑出血,在南宁市第一人民医院住了36天院,回来后就住我家。从这时起,每天我都向阿弥陀佛求,除了像两年前给母亲求的“临终往生、临终无障碍、临终不现恶相”三个愿之外,我还求阿弥陀佛能给他预知时至,并且也求他能够在白天往生。

10月24日,父亲因发烧再次住进了医院。一次,我妹帮他放蚊帐,让他睡觉,他说什么也不肯,突然指着床上的床牌号说:“看见没有?那个是‘1’,1号我就要睡大觉啦!”我妹听得莫名其妙,接着他又说:“到了1号,你们就知道怎么一回事了!”

住院期间,老人成天到晚念佛,念一句,即合掌低头拜一下,有时三更半夜起来大声念:“南无阿弥陀佛!”也不顾及别人正睡觉休息。正好旁边有个病人,整天痛得“哎哟、哎哟”大叫,病房陪护人直埋怨说:“这边阿公整天‘哎哟、哎哟’,那边阿公整天‘阿弥陀佛、阿弥陀佛’,吵得人不得休息!”

有一天,大概是父亲往生前两个礼拜,父亲突然跟我说:“看见有个人在病房,好漂亮的,比唱戏的人穿得还漂亮,定定望着我,朝我笑,头上撑有一把会旋转的伞,伞边缘还挂着一些小铃铛,‘叮叮咚咚’直作响,当时好高兴,一句话也说不出来,只是这样……”说着忙作合掌的姿势给我看。我一听,心里就踏实了,他说的那个人应该是阿弥陀佛,头上的伞,大概就是经文里说的“幢幡宝盖”。

11月7日上午9点26分,父亲在医院平静安详地舒出了最后一口气,面容无丝毫痛苦的表情,我握着他的手,念佛不停。半小时后家属都来了,因在医院,不得已马上要更衣,我边帮换衣服边告诉父亲不必执著这个臭皮囊,更衣后即拉到了太平间。此时十几个莲友闻讯匆忙赶来助念,直至下午2点,殡仪馆拉走。拉走前摸他的皮肤,似乎比生前还柔软,面容安详,像是在睡觉。

回到家,设好灵台、牌位,莲友们继续为父亲进行“遥感助念”,直至晚上九点半。

11月8日白天,我在佛堂为父亲念佛时,突然见佛台前有一个金灿灿的莲花台,在我眼前一闪而过,升上天空。

11月9日火化,火化前见父亲眼睛眯着,露出一点缝,如同佛眼那样半睁半闭着;嘴巴稍开,嘴形像发“佛”字音的样子。火化后见骨灰色白如雪,显得特别干净。

父亲本来说1号走,但到11月1日那天也没见他怎么样,后来我想大概他指的是农历初一,但他却在前一天农历三十走了。我琢磨了一下:因为我们几个子女是轮流晚上来陪床的,三十晚上正好轮到我弟,而老人家生前一向是最疼爱这个小儿子的,大概他不想累着他,所以提前一天走了罢。

从父亲住院开始一直到他往生,我心一直都很平静,相信他一定得往生,没有一丝不安之心,因为我相信,阿弥陀佛既发了誓愿:乃至十念,若不生者,不取正觉,佛绝对不会违约的。父亲断气后,我很高兴地对他说:“老爸,您今天终于得彻底解脱了!”

“亲得离尘垢,子道方成就。”如今父母都已到西方成佛了,我心感到十分安慰,现在我把全家男男女女、老老少少、子子孙孙全部交给阿弥陀佛,相信有一天,全家人一定会到西方极乐世界再次团聚的!

(2007年11月18日 廖业英口述 宗道法师整理)

念佛领红包说明
19 阅读